關於悠悠影院 |  悠悠影院 |  郵箱登錄

財政部發布首批政采指導性案例
作者:    發布於:2017-11-21 05:56:12    文字:【】【】【

財政部日前發布首批政府采購指導性案例,以此推進政府采購執法標準化建設。首批發布的10個案例涵蓋了貨物、服務和工程等各種采購類型,爭議事項均為實踐中反映的熱點問題。

財政部國庫司相關負責人介紹,首批指導案例由專門成立的案例編審組,按照財政部門已經作出處理決定或法院已判決勝訴的;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的;裁判說明充分,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良好的;法律法規規定不清晰、不明確,實踐中反映較多的等4項原則,從財政部裁決生效的大量案例中反複篩查選出。10個指導性案例都涉及實踐中反映的熱點問題。從案例類別看,包括7個投訴案,3個舉報案,涵蓋了貨物、服務和工程等各種類型。下一步,還將精選一部分地方有借鑒意義的案例納入指導性案例範圍,並分期發布。

據了解,此次發布政府采購指導性案例是財政部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和十八屆四中全會關於全麵推進依法治國的要求,構建陽光政府,深入推進政府采購執法標準化建設的一項重要工作,是貫徹黨的十九大提出的“以良法促進發展、保障善治”要求的舉措之一,是落實十八屆四中全會提出的健全行政裁決製度相關工作部署的有力抓手,也是推進政府采購執法標準化建設的有效措施。此舉旨在彌補現行政府采購法律規範的不足,解決政府采購領域個別存在的“同錯不同罰”的問題。同時指導性案例的發布也有利於規範統一執法判定標準,壓縮執法自由裁量彈性空間,有利於糾正法律法規落實的執行偏差,有利於推進政府采購執法標準化建設,切實維護政府采購市場秩序。

財政部國庫司有關負責人就發布政府采購指導性案例答記者問

為了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和十八屆四中全會關於全麵推進依法治國的要求,構建陽光政府,深入推進政府采購執法標準化建設,近日,財政部發布了首批政府采購指導性案例。財政部國庫司有關負責人就相關問題回答了記者的提問。

問:發布政府采購指導性案例的背景是什麽?

答:發布政府采購指導性案例是財政部貫徹黨的十九大提出的“以良法促進發展、保障善治”要求的舉措之一,是落實十八屆四中全會提出的健全行政裁決製度相關工作部署的有力抓手,是推進政府采購執法標準化建設的有效措施。政府采購法實施15年以來,初步形成了以法和條例為統領,以部門規章為依托的政府采購法律體係,但相關法規製度仍存在一些不清晰、不明確之處。同時,政府采購行政裁決專業化機製建設滯後,各級財政部門、行政複議機關和人民法院對相關法律法規的認識和判斷不一。發布政府采購指導性案例,有利於規範統一執法判定標準,壓縮執法自由裁量彈性空間,有利於糾正法律法規落實的執行偏差,有利於推進政府采購執法標準化建設,切實維護政府采購市場秩序。

問:發布政府采購指導性案例的主要目的是什麽?

答:發布政府采購指導性案例的主要目包括以下兩個方麵:一是彌補現行政府采購法律規範的不足。我國是成文法國家,但是並不忽視判例的作用。最高人民法院自2011年起陸續分批公布司法審判指導性案例,為審判實踐提供了普遍借鑒和指導,取得了良好的社會效果。在法律規範本身不清晰、不明確時,指導性案例可以在法律的原則之下對實踐作具體規則的指引,有效填補相關製度的空缺。二是解決政府采購領域個別存在的“同錯不同罰”的問題。近年來,全國政府采購投訴舉報案件數量增長較快,案件焦點問題日趨複雜,各地財政部門對案件的處理尺度把握不一,個別地方出現了“同錯不同罰”的現象。通過發布指導性案例,力爭各級財政部門對同類案件法律適用統一,處理尺度相同,處理結果一致。

問:在出台政府采購指導性案例過程中,做了哪些準備工作?

答:財政部國庫司在出台政府采購指導性案例中做了大量、嚴密、細致的準備工作,做到了四個精。一是召集精幹力量。成立案例編審組,由財政部國庫司牽頭,立法機關、司法機關、高等院校和相關領域專家,以及地方政府采購有關同誌等各方麵主體共同參與。二是精挑細選案例。反複篩查,從財政部裁決生效的大量案例中精確定位了首批10個具有代表性、指導性、參照性的典型案例。三是精研編製體例。在案例結構上,參照了最高人民法院司法審判指導性案例模式,每個案例均包含關鍵詞、案例要點、相關法條、基本案情、處理結果、處理理由等內容,確保了案例的可讀性和規範性。四是精心組織審改。在對指導性案例進行了多輪修改後,組織了編審組成員進行集中審查,有效保證了案例的準確性和權威性。

問:選取指導性案例時主要有哪些考慮?此次發布的案例包括哪些類型,涉及哪些問題?

答:指導性案例應具有普遍指導意義。據此,國庫司確定了案例選取的四項原則,一是財政部門已經作出處理決定或法院已判決勝訴的;二是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的;三是裁判說明充分,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良好的;四是法律法規規定不清晰、不明確,實踐中反映較多的。

此次發布的10個指導性案例,都是實踐中反映的熱點問題。從案例類別看,包括7個投訴案,3個舉報案,涵蓋了貨物、服務和工程等各種類型。從爭議事項看,包括了采購人將國務院明令取消的行業資質作為供應商資格條件,代理機構采購程序違法,評分標準分值設置未與評審因素的量化指標相對應,以及供應商提供虛假材料謀取中標,惡意串通,以非法手段取得證明材料進行投訴等典型問題。從處理結果看,包括投訴事項成立,駁回投訴,無效投訴事項,責令當事人整改,對供應商、代理機構給予行政處罰等。

首批指導性案例從財政部已經處理的案例中挑選,下一步,將精選一部分地方有借鑒意義的案例納入指導性案例範圍,並分期發布。

指導案例1號

XX監控係統采購項目投訴案

關鍵詞

誠實信用原則/虛假材料/主觀方麵/謀取中標

案例要點

誠實信用是政府采購法確立的基本原則之一,政府采購各方當事人均應共同遵循。供應商本著誠實信用原則參與政府采購活動,應當對提供材料的真實性負責,不得提供虛假材料謀取中標。供應商在投標文件中提供的材料,與原始材料不一致又無法做出合理解釋,嚴重影響評審委員會判斷的,屬於政府采購法第七十七條規定的提供虛假材料謀取中標的情形。供應商的員工在投標活動中的行為代表供應商,其行為的法律後果由供應商承受。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采購法》第三條、第三十六條、第七十七條

基本案情

采購人A委托代理機構G就該單位“XX監控係統采購項目”(以下稱本項目)進行公開招標。2016年11月17日,代理機構G發布招標公告,後組織了開標、評標工作。經過評審,評審委員會推薦S公司為中標候選人。采購人確認後,代理機構G於2016年12月14日發布中標公告,中標供應商為S公司。2016年12月21日,投訴人提出質疑。

2017年1月4日,供應商Z公司向財政部提起投訴,稱S公司所投產品的製造商M公司不能生產該產品。

財政部依法受理本案,審查中發現,S公司所投產品的製造商是H公司,不是M公司。據此,財政部對本案作出投訴處理決定。後Z公司不服該處理決定,提起複議。複議機關維持了該處理決定。

財政部另查明,S公司投標文件中提供的所投產品的檢驗報告與檢驗報告出具單位提供的檢驗報告存檔件的多項內容不一致,且不一致內容均為招標文件所要求的重要指標。對此,財政部依法啟動了監督檢查程序,審查終結後向S公司送達了《財政部行政處罰事項告知書》。對此,S公司在法定期限內提出了聽證申請,稱其投標文件中提供的檢驗報告是其員工篡改的,屬於個人行為,S公司對此並不知情,且S公司已對相關責任人員進行了處理。財政部依法組織了聽證會,經審查,認為S公司的辯解不成立,依法作出處罰決定。

處理結果

財政部對本投訴案作出處理決定:因投訴事項缺乏事實依據,駁回投訴。

財政部對另查明的情況作出監督檢查處理決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采購法》第七十七條第二款的規定,決定中標無效。鑒於去除S公司後,對招標文件作實質響應的供應商不足三家,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采購法》第三十六條第(一)項的規定,責令采購人廢標,並重新開展采購活動。

財政部對S公司的相關違法行為作出處罰決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采購法》第七十七條第一款第(一)項的規定,對S公司作出采購金額千分之五的罰款,列入不良行為記錄名單,一年內禁止參加政府采購活動的行政處罰。

處理理由

財政部認為,投標文件中提供的產品檢驗報告與檢驗報告出具單位的存檔件內容不一致,且不一致的技術指標項包括招標文件規定的實質性條款和評審因素,會對評審委員會的評審行為產生重要影響。本案中,雖然S公司稱其投標文件中提供的檢驗報告是其員工篡改的,屬於個人行為,S公司對此並不知情,且S公司已對相關責任人員進行了處理。但是,投標主體為S公司,投標文件蓋有S公司的公章,其員工的投標行為代表公司。因此,S公司的申辯理由不能成立,其上述行為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采購法》第七十七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的“提供虛假材料謀取中標”的情形。

指導案例2號

XX信息服務雲平台采購項目投訴案

關鍵詞

偷拍/非法手段/依法投訴

案例要點

投訴是政府采購法確立的保護供應商合法權益的重要途徑之一,但投訴應依法進行。投訴人用通過偷拍、偷錄、竊聽等違反法律禁止性規定或者侵犯他人合法權益的方法取得的材料進行投訴,嚴重破壞政府采購秩序的,屬於政府采購法實施條例第五十七條規定的“以非法手段取得證明材料進行投訴”的情形,應當依照政府采購法實施條例第五十七條、第七十三條的規定予以處理。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采購法實施條例》第五十七條、第七十三條、《政府采購供應商投訴處理辦法》(財政部令第20號)第十七條

基本案情

采購人A委托代理機構Z就該單位“XX信息服務雲平台”(以下稱本項目)進行公開招標。2016年3月10日,代理機構Z發布招標公告,後組織了開標、評標工作。經過評審,評標委員會推薦G公司為中標供應商。2016年4月1日,代理機構發布中標公告。2016年4月1日,T公司向代理機構Z提出質疑。2016年4月8日,代理機構Z答複質疑。

2016年5月4日,T公司向財政部提起投訴,投訴事項為:1.代理機構Z確定G公司為中標供應商,沒有體現招標文件關於“投標軟件應優先選擇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軟件”的規定。2.評審專家嚴重低估了T公司在本項目相關行業中的巨大優勢。3.T公司報價低、技術高,G公司報價高,且是在開標前兩天才在經營範圍中加入“軟件開發”這一經營項目,沒有承接本項目的能力。

G公司稱:招標文件中沒有“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字樣,投訴沒有事實依據;其具有PPP運營模式的優勢,可整合全國各地本行業的資源,打造麵向全國的本行業數字信息服務雲平台;營業執照裏軟件開發的增項無需任何前置或後續的審批手續,不存在超範圍經營的問題,且其也具有開發軟件的能力和搭建平台的實力。同時,T公司投訴所使用的事實證據是非法偷拍的其投標文件,雖然T公司通過技術手段模糊化處理了大部分的內容,但是可以看出該證據的頁眉、投標文件的騎縫章以及投標文件翻頁等內容與其投標文件一致。

代理機構Z稱:G公司在投標文件中提供了5份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版權局頒發的“計算機軟件著作權證書”,說明其軟件具有自主知識產權;評標委員會是根據招標文件確定的評標辦法和評分細則,依據各投標人提交的投標文件逐項進行評審的,不存在評審不公的問題;本項目評標方法是綜合評分法,T公司總分得分低於G公司,且G公司在投標文件中提供了完成類似項目的業績證明材料,證明其具有實現本項目的能力。

投訴處理過程中,因T公司涉嫌以非法手段取得證明材料進行投訴,財政部啟動了進一步調查取證程序,請T公司就證據材料來源問題進行說明。T公司的答複材料顯示:“2016年4月13日下午2點,我方人員按約前往代理機構Z提交第二次質疑函,到達代理機構Z後聯係X老師,但他因臨時有急事外出且下午無法趕回辦公室,遂在電話溝通中應X老師意見,將第二次質疑函放置在他辦公桌上,在這過程中,我方人員無意看到桌上中標單位的標書,出於好奇,所以看到了合同內容”。

處理結果

財政部依法作出投訴處理決定:根據《政府采購供應商投訴處理辦法》(財政部令第20號)第十七條第二項規定,投訴事項1、2、3缺乏事實依據,駁回投訴。

對於T公司“以非法手段取得證明材料進行投訴”的行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采購法實施條例》第七十三條的規定,對T公司作出列入不良行為記錄名單,一年內禁止參加政府采購活動的行政處罰。

處理理由

財政部認為:關於投訴事項1,本項目招標文件中沒有“投標軟件應優先選擇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軟件”的規定,G公司投標文件中提供的軟件著作權登記證書取得方式為原始取得,證明其具有自主知識產權。投訴事項1缺乏事實依據。

關於投訴事項2,該項總分為5分,G公司得分為3.8分,T公司獲得第二高的3.2分,未發現評審專家未按評審標準進行評分的情形。投訴事項2缺乏事實依據。

關於投訴事項3,本項目采用綜合評分法,評審專家對T公司投標報價的評分符合評審標準。同時,招標文件供應商資格中未規定參加投標的供應商的經營範圍中必須具有軟件開發項,G公司也提供了證明其具有承接本項目能力的業績證明。投訴事項3缺乏事實依據。

此外,根據政府采購法律法規的相關規定,投訴人不需承擔完備舉證的責任。財政部門在投訴處理期間,可以依行政職權要求采購人、采購代理機構提供投訴人無法掌握的證明材料,事實上形成了舉證責任倒置,即對於投訴人依法不應當獲取的保密信息,可以通過財政部調查還原。而本案中,T公司獲得G公司投標文件的方式是在代理機構Z的工作人員不在辦公室時,對其辦公桌上的投標文件進行偷拍取得的,T公司投訴使用的證明材料為偷拍的G公司的投標文件。除開標和中標時公開的內容外,G公司投標文件中的其他內容並未對外公開。由於T公司是在代理機構Z的辦公室這一私密空間獲取的相關材料,且未獲得G公司的許可,其行為構成《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采購法實施條例》第五十七條規定的“以非法手段取得證明材料進行投訴”的情形。

來源:中國政府采購報

版權所有 Copyright(C)2016 貴州悠悠影院工程建設谘詢有限公司
辦公地址:貴陽市觀山湖區長嶺北路6號(大唐·東原財富廣場3 號棟 23 樓)
     貴陽市雲岩區友誼路 198 號百靈陽光1單元27樓
   辦公電話:0851-86973996、86835738、86835728